尹虹:思量难忘十年专栏

Release Time:2018-01-02 Responsible Editor:CCIH Browse Number:

又到星期四,必须“提笔”写文章了,写专栏了。一想到这期专栏是自己十年专栏的最后一期,更是无限感慨。数天前与朋友说,我十年最后一期专栏的题目已经拟定了,是:“思量难忘十年专栏”,都说是不是太悲催啊。可能主要是因为题目八个字有六个出自苏轼的词《江城子》,这首词确有些凄凉。我这里其实不然,是实实在在地想想自己也能坚持写专栏十年,实属不易,难以释怀。

微信图片_20180102085815.gif

2008年1月的第一个星期开始在《陶城报》第二版开设“尹博士专栏”,两年下来正好100篇完成。因为某些原因,2010年“尹博士专栏”转移“阵地”到《陶瓷信息》报,正好整整十年,每年接近50篇专栏,以及为《东鹏风采》、《陶卫商讯》等期刊写的专栏,十年中这样的专栏文章写了500多篇,70多万字,回过头来看看,70多万字,就是抄一遍,也觉得挺不容易。所以,有时候我也会自我调侃一下,“不坚持一下,怎么会知道自己也可能优秀一把?”这期间,前三年的专栏文章已经分类编辑成册,以《人间瓷话》名称出版了我个人的第一本文集。

微信图片_20180102085835.gif

记得2007年年末的最后一周,时任《陶城报》主编刘小明邀我在《陶瓷报》开设专栏写写协会的工作与一些对行业发展的看法,我始终怀疑自己能否坚持每周写专栏。2008年第一个星期,受邀与鲍杰军、刘小明、黄辉等一道参加搜狐家居网与《陶城报》联合举办的星期三会客室(主题:“盘点07把脉08 陶瓷行业专家高端对话”),搜狐家居网的郑哲又相邀在搜狐开博,这样在刘小明及郑哲的再次相邀与怂恿下,在鲍杰军的鼓励下,终于应承了从2008年第一周就开始同时在《陶城报》写专栏并在搜狐开博(“一稿两用”)。之所以说终于,是因为几年前《陶城报》就曾邀请我开设专栏,始终认为自己才疏学浅,好逸贪玩,耐心不足,恒心有限,不敢贸然接招。现在回想起来能够在《陶城报》、《陶瓷信息》开设【尹博士专栏】,一写就是十年,没有众多亲朋好友的鼓励支持,绝无可能。


今天写这篇“思量难忘十年专栏”,首先要认真地感谢《陶城报》《陶瓷信息》搜狐家居网为我开设“尹博士专栏”,感谢所有鼓励与支持“尹博士专栏”持续下去的亲朋好友,感谢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、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、景德镇市建筑卫生陶瓷协会提供了行业协会工作的经历,特别感谢金意陶陶瓷对“尹博士专栏”的全程冠名特约,感谢葆威陶瓷、BOBO、金舵、萨米特、日日升(河南)、金展鹏、世纪新贵(江西)、达米雅、名家石艺、巴赛尔、金银瓷砖、格伦凯(山东)、百富陶业(四川)等的冠名支持,还有支持微信“尹博士专栏”的大批陶企:、金丝玉玛、罗浮宫、金刚、恒力泰、快达平、精陶、美柯、道氏、马可波罗、简一、冠珠、萨米特、特地、卓远、博华、欧文莱、维京、唯格、HQ精品、费罗娜、懋隆、广州工业展等。



说到十年专栏确实很有“思量难忘”的感受。每周三在脑海里就要盘算这周写什么?周四晚上一定要完成,刚刚过完一周,一周又来了,这样十年就过去了。这个过程常常伴随着茫然、不知所以、甚至丝丝痛苦,一个人坐在办公室两三个小时想不出个题目,两眼无光,神思恍惚;有时候又会想好一个题目,却要酝酿两三个月(如:《瓷砖赋》、《有一种瓷砖叫浪漫》等),经常彷徨徘徊,若有所思;还有这十年中,每年都去博洛尼亚,白天都在外面跑,晚上回来又累,每年在欧洲逗留期间的专栏几乎都是凌晨三点闹钟起来写的,记得2008年在希腊,那时还没有Wifi,写完专栏出去找网吧,系统不识别,又回头拿自己的电脑,两欧元把文章发回来。


随着在陶瓷媒体定期写专栏的年数增加,经常会被问道,每篇文章都是你自己写的吗?每次我都是底气十足地回答说,每篇文章每个字都出我亲自写出来敲出来的。但是现在十年回顾,必须说在2017年出现了一次例外,2017年5月19日的专栏文章《陶企要警惕“熬过了淡季,却死在了旺季”(原标题:“坏消息”其实也是“好消息”)》不是出自我的手。当时(5月13日),刘小明发表了《“坏消息综合症”与陶瓷专业媒体的担当》的文章,发表了他对行业媒体津津乐道报道陶企停产消息的看法,我拟发表一个介于中间的观点,正好一个文笔出色的朋友说可以帮我代笔,说以后如果我太忙,仍然可以帮手。就这样我简单口述了我的观点,就由他代笔了。完成之后,就直接发给小编了,小编马上回复我,“这期专栏风格变了”,立马坦白“交代”,这期是请高手抓笔的。同样,说连续十年专栏也是不完全的,2009年年底写完第100期专栏后,2010年【尹博士专栏】转移阵地到《陶瓷信息》,实际上是2010年春节后一周,中间间断一月余。因此有了我的自我调侃,十年专栏略有瑕疵或许有点缺憾美。



对于很多涉及时政的陶瓷问题,我也时有议论,基本本着:看到了,我说了,就足矣。待到议论的人多了,我基本无声了,至于结果如何,根本不太关心。(如:佛山“腾龙换鸟”、淄博“精准转调”、排放标准、煤改气等)。都说“十年磨一剑,不敢试锋芒”,其实让我再磨十年剑,还是不敢试锋芒。好友刘小明这样评论我的专栏:“博士处‘江湖之远’,却常议‘庙堂’之策。虽然每每换得空谷足音,却也乐此不彼”。可能也是拥有面对“空谷足音”一笑了之的态度,我的专栏可以持续十年,十年专栏仅有一篇被搜狐网“封杀”,结果因我以理相争而最终解封,也因此后来不再更新我的博客了。



不思量,自难忘,十年专栏,几许人生,风雨中奔跑,阳光下灿烂,脚下陶业之路,我在这里走过。


文章来源:《陶瓷信息》专栏

作者 | 尹虹

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副秘书长

华南理工大学教授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
Key Words:Tiles joined, ceramic brand, selected ceramic, ceramic headquarters, ceramic manufacturers

返回顶部